他们是死士,牺牲时平均23岁!这部纪录片台湾不卖座,大陆未公映,但豆瓣9.1分,看后泪目!

编者按:这是一部比电影还要好看的纪录片,事实比虚构更有击中人心的力量。纪录片《冲天》  以1937-1945年中日全面战争为大背景,呈现这群年轻人的爱恋、荣耀与死亡。他们是中国史上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, 死的时候,平均年龄23岁。

 

 

他们有的来自顶尖学府,

有的是归国华侨,

有的出生名门望族,

用今天的眼光来看,他们颜值逆天。

 

 

在他们做出选择的那一刻,

命就不是自己的。

 

 

他们的学校门口

立了校训:

我们的身体、飞机和炸弹,

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!

 

 

这不只是一个口号,

他们在入学的时候就写下了遗嘱。

 

 

翱翔在天与地之间,

不能挂念过去,不能思索未来。

 

 

他们只有现在,只有当下。

 

 

如果有可以称之为计划的东西,

那大概就是为国牺牲吧。

 

 

他们都是非常沉默寡言的孩子,

每一个都是这样。

 

在天空面对孤独,

回到地上来寻找依恋。

 

 

他们是中国史上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,

死的时候,平均年龄23岁。

这是一部在台湾并不卖座,

在大陆没有公映,

无人知晓,

但是你不得不看的中国良心片!

 

 

纪录片《冲天》

以1937-1945年中日全面战争为大背景,

呈现这群年轻人的爱恋、荣耀与死亡。

(B站上可以观看此片)

 

以下内容严重剧透,慎入

 

穿过80年的岁月,穿过宏大的背景和冷冰冰的数字,通过当年往来的信件,和相关人等的回忆记录。本片把那些壮志凌云、英年早逝的英雄,还原成活生生的、有血有肉、有情有爱的人。

 

 

我爸爸,在天上

 

高志航,中国空军“四大金刚”(抗日期间全部殉国)之一,后世被中国人、日本人交口传颂的“空军战神”。

 

从法国、意大利学习归来后,高志航任空军教导队副总队长、第四大队大队长。1935-1936年间,集训驱逐机部队所有飞行员,培养出中国第一批优秀的飞行员。

 

日本密探对他们的评价是:

 

中国空军的驾驶技术,

意外的优秀,不容小觑

如果漠视中空空军飞行队的战斗力

而与之作战的话,

可能是相当危险的。

 

 

1937年8月14日,笕桥空战中日首次对决,高志航首开纪录击落第一架日机,并带队首创3:0的光辉战绩。后来这一天被定为空军节。

 

这位赫赫有名的“空军战神”、空军总教头,有个调皮的习惯——每次教飞行经过自己家,他都会低低飞过。这是他和女儿之间的小秘密,女儿此时,便会指着天上的飞机说:“我爸爸,在上面”。
 

经过我们家他会低飞,呜~上去这样子

我就知道是我爸爸来了

 

 

1937年11月21日,高志航于周口机场遭遇敌机空袭,中弹殉国,时年30岁。在三个月的战斗中,高志航共击落敌机5架。这里,笔者有两个感慨:

 

一是,这样赫赫有名的英雄,战斗时间居然只有这样短短的三个月。在后面的战斗中,我们不停地看到,年轻人的性命前仆后继、以极快的速度消耗着。

 

二是,只击落5架敌机?(他不是击落敌机最多的,如他的学生刘粹刚的战绩是11架。)而需要科普一下的是,当时中、日空军到底是什么样的飞机?

 

 

抗战之初,我方空军主力战斗机是300架霍克三双翼机,特点是:

 

速度慢、善缠斗

 

日军主力战斗机是2000架九六式单翼机,特点是:

 

速度快、专门针对缠斗机

 

九六式的时速比霍克三快60公里。啥意思?就是我们的飞机“呜~呜~”的慢慢飞行的时候,日军飞机“咻~”的一声就已经飞过去了。

 

当时,我们的空防装备几乎全靠国际援助,量还少,总共不到300架,打下一架少一架。而日本,可用飞机多达2000架,而且国内还在源源不断的生产。装备不行,敌众我寡。

 

 

死亡来得时候,是一瞬间

爱情来的时候,也是一瞬间

 

刘粹刚,中央航校二期驱逐科学生,他的空中命中率高达九成,被日军对手称为“空中赵子龙。铁血男儿,居然也是痴心情种。他在火车上邂逅一位姑娘,惊为天人,无法自拔。写起情书来,也是一纸痴相。

 

初遇城站,获睹芳姿,娟秀温雅,令人堪慕。

 

耿耿此心,望断双眸。

 

 

许希麟女士是大家闺秀,追求者众,自然不会回复刘粹刚的书信。而刘粹刚很得高志航真传:喜欢她,就开飞机去她家,玩低飞特技!没事开着战斗机去姑娘家转悠,表演各种特技,震得的电线抖动,还挥手打招呼。

 

结果吓到了未来丈母娘,主动劝自家姑娘。(~女儿,要不你就从了吧,放过我们家的电线杆~)

 

飞的这样低,好猛好险,又做各种特技给我看,电线震得抖动你就和他通信做朋友吧。

 

 

刘粹刚突破许希麟女士的防线,许希麟女士突破父亲的顾虑,她们勇敢突破所有阻碍,结为夫妻!就像所有的飞行员那样早早的交代身后事,刘粹刚给新婚的妻子,写下这样的信:

 

假如我要是为国牺牲,杀身成仁的话,

那是尽了我的天职。

您要时时刻刻

用您最聪慧的脑子与理智,

不要愚笨,

不要因为我而牺牲一切。

 

您应当创造新生命,改造环境。

我只希望您在人生的路上,

永远记着,遇着我这么一个人。

我的麟,我是永远爱你的。

 

 

即使早已知道飞行员的事业是如何凶险;即使可以写下:生死有命、富贵在天;即使知道今日的兴奋,都是明日悲壮的回忆。死亡来临时,依然措不及防。刘粹刚在任务中,当场死亡。年仅24岁。

 

 

新婚的许希麟女士听到丈夫殉国的消息,写下:

 

刚,在你固是求仁得仁,

已尽了军人天职。

可是我,正日月茫茫,

又不知若何度此年华。

 

粹刚,你平时常说,

将来年老退休后决以余力办学。

如今你已经了最后心力。

我决定继你遗志,先从基本教育着手,

拿你英勇不屈的精神,灌输于未来的青年。

 

 

中国已非昔日之中国

 

阎海文,航校六期学员,曾在航校史上创下打地靶满分记录。8月17日,阎海文在执行轰炸任务时,被炮弹击中,跳伞误入日军阵地。以随身手枪反击包围他的日军,并高喊“中国无被俘空军”。然后用最后一颗子弹,自杀。年仅21岁。

 

必须无所畏惧

但也无所遁逃

 

航校七期毕业的徐华江也参与了当天的战斗。徐华江在口述录音里,这样回忆:

 

那次作战当中,可以讲我们很惨败。

大概有五分钟,我的滑油就被打到了。

滑油喷出来,就模糊了,看不清楚。

飞机严重抖动。

 

你想走也没有办法,不想走也没有办法。

......

被打到发动机严重毁损,才迫降稻田里。

......

我摸到飞行口袋的时候,有两颗子弹,

拿在手里这还是热的。

 

 

追击他的日本战斗机飞行员三上一禧后来回忆:

 

我看到中国空军

一直顽强打到空中停机,才坠落下去

真是吃惊

 

 

徐华江回忆到:

 

我们明明知道日本空军的飞机优于我们,

但是我们还要坚决迎上前去。

我们中国空军的信条是:

誓死报国不生还

 

 

这次战斗极大地鼓舞了日军士气,他们以为中国的天空都是太阳旗了。

 

 

孤胆英雄

在日本轰炸机长驱直入,编队飞过成都上空时,突然闯入一架中国的伊十五。

 

日军随军记者拍摄下了这样的画面,并记录到:

 

我军飞过残云飘飞的成都上空

出现一架不自量力的敌方战斗机,

突然向我挑衅。

青天白日旗的敌方战斗机,

近在咫尺,

被我军拍到。

这是卢沟桥事变以来,

第一个珍贵记录。

 

 

这段短兵相接的珍贵画面,彻底说明中国抵抗到底的决心!

 

 

装备不行,唯有博命

郑少愚,当时第四大队大队长,甚至向队员提出迎头相撞,同归于尽的战法。他说:只要捕捉到机会,我愿意第一个撞敌人的领队机。

 

1941年,苏联终止对中国的援助,

并与日本签订互不侵犯条约。

1941年12月7日,日本突袭美国珍珠港,

美国立即对日宣战。 

1942年,中国正式获得美国军事援助。

 

 

由美国退役飞行员组成的志愿队

“飞虎队”来到中国。

有了当时最先进的P-47、P-51战斗机

及B-25中程轰炸机,

在陈纳德协助训练下的中国空军

脱胎换骨

 

 

运输线的维系与争夺,是战争后期双方攻守的重点。

 

1943年,日军已经全面封锁中国海岸线,中国唯一的对外道路滇缅公路被切断。援华物质只能通过飞跃喜马拉雅山脉的飞机来运输,这条航线被称为“驼峰航线”。这是二战期间维持最久、规模最大的空中运输。 

 

 

然而这条航线所经过的地形与气候条件恶劣。

总共有超过五百架飞机失事。

 

在晴天,飞行员完全可以沿着山谷间铝制飞机残骸的反光来导航。

因此这条航线,又有一个金属般冰冷的别名“铝谷”。

 

 

周志开,中央航校七期,第一个获得“晴天白日勋章”的飞行员。

1943年6月,日本轰炸机空隙四川梁山机场,中队长周志开单机冲入日军机群,以一敌八,创造三比零的战果。

 

这位战斗英雄其实也是一个大孩子,名门之后,家境优渥,他的第一个梦想是做电影明星。

 

1935年6月,周志开瞒着家人,偷偷报考了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,直至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才告诉家人。

 

我们与环境作生命的挣扎时,

我们是孤单的、辽远的。

在离人群极远的空中,

我们的痛苦和喜悦,

只有我们孤单的享受。

痛苦向我们围攻时,

却更残酷得不容许我们去思索

和回忆任何一件往事。

......

 

等到我们回到机场,

和人们谈到一个几乎失去了生命的经过,

是没有人可体验到当时的情形的!

因为,生命是这样的东西:

已经失去了,没有人能知道它!

没有失去,没有会感到它!

......

 

我们仍只能静静的

像并没有过什么一样!

这不近人情的容忍啊!

——汤卜生 一个飞行员的自述

 

1943年底,周志开在一次侦查任务中,起飞两小时后与地面失去联络。年仅24岁。

 

半年后,官方才透露了阵亡的消息。

正在欢笑的时候,

敌机的来袭,

也许在这忽忙间,

朋友们就消失了!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
  
留言板


热门分类
Share on Google+